当前位置:青袖>游戏竞技>赛博大明> 第526章 杀人就是医病
阅读设置 (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526章 杀人就是医病(1 / 2)

“你在金陵城吃香喝辣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师父还被囚禁在刘阀之内,饱受折磨,不见天日?”

沈笠依旧穿着那一身脏兮兮的黑色箭袖武服,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把太师椅中,垂眸凝视着姚俊那张沾满血污的脸。

“沈哥,勾结刘家的人是雷耀,不是我们啊。是他要拿师傅的性命去当投名状,换取刘家帮他完成‘淬武’,从而晋升序三雄主。我们根本不愿意背叛师门,沈哥你相信我,我说的这些千真万确,没有一句话敢骗您啊!”

姚俊口中提到的‘淬武’,就是沈笠曾经给李钧讲述的基因喂食的过程。

在门派武序之中要想破四进三,完成‘淬武’便是先决条件。

“那你的意思,雷耀是为了‘淬武’才背叛师门咯?”

沈笠冷笑道:“可我怎么听说张师傅为人坦荡大气,授徒从不藏私。如果雷耀这个杂碎真有那份潜力晋升雄主,难道张师傅会不帮他?”

“师傅他老人家当然要帮,可师傅他为雷耀评断的淬武时间至少需要十五年,雷耀根本不愿意等这么久。”

“时间长,只能证明是他雷耀的资质差。而且淬武本就是一个水滴石穿的蜕变功夫,这是门派武序内人人皆知的事情,我们自己都无法缩短这个过程,难道儒序门阀就有办法?”

身受重伤的姚俊将一口鲜血强行咽回喉咙,这才缓过一口气,低声说道:“是农序二十四节气药剂造物的‘秋分’。有了这个东西,雷耀就可以加速淬武的过程,从十五年缩短到五年以内。”

“秋分.刘谨勋这个老东西还真他娘的舍得下本钱啊!”

沈笠表情恍然,默了片刻后问道:“既然雷耀能拿到秋分,那你们其他几个师兄弟应该也能捞到不少好处吧?”

“我们根本没有得到任何东西,是雷耀他骗了我们!”

姚俊神色变得有些癫狂,狞声说道:“原本他只是让我们跟他一起威逼师傅退位,答应在成功之后,将门派内所有的武学全部向我们无偿开放,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早就跟刘家在暗中有交易!”

“直到我们逼宫失败,在雷耀的带领下逃亡进金陵,看到刘家布下的天罗地网,才知道这一切原来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从一开始,这个王八蛋的目的就不是成为洪圣的掌门,而是将师傅他老人家引入金陵卖给刘家。我们其他几个师兄弟全都是他的弃子,被他用完之后就丢在一旁,不闻不问。而他却成为了刘阀的座上宾,享尽荣华富贵!”

“这些年,我们根本没有过过半天好日子,只能寄存在门阀之中给人看家护院,苟且偷生,根本不敢离开金陵半步。”

姚俊神色悲戚,声泪俱下道:“沈哥,我们也是受害人啊。”

“用整个师门为筹码,为自己换一条翻山捷径。这个雷耀倒真是够心狠手辣啊。”

沈笠长出一口浊气,摇头叹道:“怪不得天阙的老头子们要想尽办法去救张长风,这种事情要是都不摆平,以后他妈的哪儿还有人愿意混咱们门派武序?本来都已经是一条破船了,居然还出了这种凿船的王八蛋,真是他娘的屋漏偏逢连夜雨,厄运专挑苦命人啊。”

姚俊见沈笠的脸色似乎稍有缓和,立马抽动着脸上的五官,挤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

“沈哥,求您饶了我吧。这些年我在金陵探打听了不少关于雷耀的事情,他现在就在给刘家的二少爷刘典充当贴身护卫。我愿意当诱饵,帮你们引他出来。”

砰.砰.砰.

姚俊挥头砸地,身上刚刚有结痂趋势的伤口再次裂开,淋漓的鲜血透染全身,看起来格外凄凉。

“求您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戴罪立功的机会啊,沈哥,求求您了。”

“好啊。”

当沈笠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姚俊还在机械的重复着求饶的话语,又磕了几个响头后才猛然反应过来,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可还没等他来得及感谢沈笠的不杀之恩,就听见对方口中话锋一转。

“我当年在津门混黑帮的时候,订下的规矩就是亲兄弟明算账。帮内的兄弟要走可以,但要先算清自己的功过得失,多做一件对不起帮派,对不起兄弟的错事,就要用鲜血来偿还。一错一刀,错事了刀势停,从此一拍两散,两不亏欠。”

“我现在虽然不混黑帮,成了一门之主,但规矩还是这个规矩。我不知道你以前在洪圣门还有没有做过其他迫害同门的事情,我也不打算跟你算这么清楚。今天我就只跟伱算背叛师门这一件事。”

沈笠平静道:“只要你能扛得我一拳,我就饶了你这条命。”

听到这句话,姚俊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呆滞,瞳孔不自觉的放大。

他明白,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

这个沈笠是什么人?

门派武序最年轻的门主,天阙年轻一辈的扛鼎人之一,同时也是天阙中杀人最多的刽子手。

曾经也是天阙成员的姚俊很清楚,这些年背叛门派武序的人有将近一半是被眼前外表邋遢的男人亲手处决。

为数不多幸存的活口,也被活生生抽成了培养新人的注入器,生不如死。

全盛之时的自己尚且不敢跟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